廣告位招商電話:0937-2682656 酒泉日報社
    原創 > 隨筆
    老杏樹
      2016年08月16日 08:55:29
      來源:中國酒泉網
      作者:姜林齊
      • 老杏樹開花了!

          誰都以為它今年不會開花也不會結果了,然而它卻像往年一樣,依然迎著春風開放。剛開始猩紅點點,后來粉白粉白。

          一看見這些杏花,便想起父親。

          小時候家里窮,每年開學,父親都要四處為我們借學費。那年三月,父親拿回了一棵樹苗,栽在了墻后面的地里,第二年,這棵樹便開滿了好看的花朵,結了幾個杏子。父親眼睛發亮了,他給杏樹澆水、施肥、剪枝。第三年春天,杏花開得更多了。秋天,黃澄澄的杏子結滿了枝頭。父親大喜,他舍不得我們自己吃,踩著梯子,一個一個小心地摘下來,放在墊了青草的芨芨筐里,拿到城里賣掉了。那年,我們用自己的錢交了學費,再沒有問人去借。

          從此,這棵杏樹就成了我家的搖錢樹。父親常常給它澆水,怕它旱著,春天花一開,父親就常常在樹下面轉,怕孩子們折了來玩,怕那愛花的人折了回家做插花。他常常笑著對人家說:“你不要折,這將來都能結果,到時候帶孩子來吃杏子。”
        果子剛剛有小指頭肚兒大,父親便買來低毒農藥,噴灑在杏樹上。他說:“早些打上,杏子就不生蟲了,趕到能吃,藥性也就散完了。”他怕小孩子誤食,每次都找一塊紙板,在上面用墨水畫一個大大的骷髏頭,然后在骷髏頭上再打一個大大的叉叉,讓人看見害怕。等到杏子漸漸變過味來,孩子們就再也忍不住了,不管上面有沒有骷髏頭,都要偷著吃。最讓人生氣的是,一些大人也過來過去地偷吃,吃還不說,樹下面常常還會掉落許多。我和母親都很氣憤,很心疼,父親卻說:“張口之物,吃叫吃去。”我們說:“吃完了咋辦?”父親便笑:“樹大著哩,吃不完。”

          等杏子完全成熟,父親便帶著我們,全家一起摘杏子,鄰居也來幫忙。這時候的杏樹,已經不是剛栽下時的那樣,早變成大樹了。父親讓我們拉著一個床單在下面接,他站在樹上,使勁地搖著樹枝,一顆顆黃亮黃亮的杏子就像一個個小天使一樣跳進床單里來了。我和弟弟那時候每年的學費,都是從這棵杏樹上搖下來的。

          

        光陰荏苒,一晃三十多年過去,這棵老杏樹已經有多半邊死去,而我的父親,早已經不在人間了。


          

        我永遠也忘不了打杏子時父親那一臉的歡喜和全家人快樂的笑聲,而今,望著老樹稀落的花,朵朵都像父親的笑臉。
          酒泉網 | 備案號:隴ICP備11000709號-1 | 招聘信息 | 服務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辦公
          CopyRight 2010-2015 wwww.lcgejq.live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肅省酒泉市委宣傳部主管   甘肅省酒泉市酒泉日報社主辦   酒泉市新城區神舟路27號
          甘[2010]00001號  00125001   互聯網新聞服務許可證號:6201025
          57.5009毫秒,文章生成成功! 頁面內容載入:毫秒
          代理东方国际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