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位招商電話:0937-2682656 酒泉日報社
    文化 > 讀書 > 書魚記
    書魚記 | 石橋上的愛情
      2019年05月24日 15:26:56
      來源:酒泉日報公眾微信平臺
      作者:高蕓
      • 一座老舊的石橋,石橋下一灣清溪,橋上一條黃土路悠長地伸向荒涼的村莊。一座再普通不過的小橋,由于路遙的《人生》走進了銀幕,成了那個年代陜北特有的地域符號。

        就是在這座石橋上,巧珍送加林哥去縣城上班,一雙拉著提包的手久久不肯松開,留戀的手不知一松開還有沒有機會再牽在一起。“加林哥,你要想著我,你只能和我一個人好。”臨行前,巧珍的話還在耳邊縈繞。

        再次在橋上見到心愛的加林哥,巧珍抱著狗皮褥子懷著一顆滾燙的心,卻聽到加林哥說:“巧珍,我要到幾千里遠的地方去上班。你咋辦?我們……”聽到這些剜心的話,怕心愛的人為難,巧珍既沒有責罵,也沒有哭天抹淚,更沒有尋死覓活。她佯裝平靜地說:“加林哥,我知道我沒文化,配不上你。到了外地人生地不熟,不像在咱本鄉田地,你要照顧好自己。”可一轉身卻淚如雨下,回到家臥床不起。看到這里,心疼巧珍的同時,也深深被她這種具有陜北女子崇高感的善良所打動。

        《人生》以高加林和劉巧珍的愛情為主線,演繹了“癡情女子負心漢”的愛情悲劇,側面反映了特殊年代農村知識青年不得志的心理落差。隨著電影《人生》的放映,高加林成了“現代陳世美”,也成了那個年代負心漢的代言人。

        《人生》是陜北作家路遙的成名力作。那時,由于沒有認真讀過他的書,根本沒機會觸及他的內心世界。那時,看電影《人生》也純屬看熱鬧,看自己熟稔的家園呈現在銀幕上的那種帶著泥土的青澀。想來,那時和高加林有著同樣處境的路遙的內心也是極度掙扎和矛盾的,對于現實有一種無力改變卻又不甘心的無助和絕望。

        人生是什么?于命運而言,人生是一個人經歷了苦難和奮斗卻兩手空空的無助;于愛情而言,或許是我心照明月、明月照溝渠的悲涼和落寞——就像高加林這個有文化的農村青年的命運以及他和劉巧珍在石橋上的愛情一樣。

          酒泉網 | 備案號:隴ICP備11000709號-1 | 招聘信息 | 服務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辦公
          CopyRight 2010-2015 wwww.lcgejq.live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肅省酒泉市委宣傳部主管   甘肅省酒泉市酒泉日報社主辦   酒泉市新城區神舟路27號
          甘[2010]00001號  00125001   互聯網新聞服務許可證號:6201025
          62.501毫秒,文章生成成功! 頁面內容載入:毫秒
          代理东方国际彩票平台